美女主播吳宇舒 打哈欠不遮嘴巴

【記者 楊恩惠/報導】

去年才進東森當政治記者的吳宇舒,如今是東森力捧的美女主播,不過,她還不習慣當個公眾人物,同業看到她常說「大主播來了!」就連打個哈欠他們也會盯著瞧。吳宇舒說:「有人跟我說,主播怎麼可以在路邊打哈欠,居然不遮嘴巴?」她笑說:「不覺得自己是名人,根本沒想那麼多。」
吳宇舒師大畢業後考進東森,主跑台北市議會,問她政治是否真如外界所說很黑暗?吳宇舒笑答:「多多少少啦!」她說:「剛開始還是會有距離感,覺得他們是官,我們只是平民老百姓。」後來,吳宇舒靠著「一起數落政治人物」和議員混熟,還有幾乎每天問候採訪對象的電話攻勢,她說:「就算只講一兩句話也好,不然很容易被遺忘」,現在吳宇舒都把這群政治人物當「朋友」。

剛接線吳宇舒就碰上轟動一時的邱小妹妹人球案,例行的市議會質詢,卻爆出仁愛醫院其實還有床位。吳宇舒本來和同事約好去唱歌,臨時被派去支援,最早到現場,一直連線到凌晨1點收播,又回公司作帶到4點回家「倒頭就睡」。吳宇舒還記得:「後來其他電視台都來跟我拷帶,還有同業因為漏這條新聞被記過,守了一個晚上很值得!」

出了社會,吳宇舒也發現與所學有落差。她說:「老師以前常叮嚀不要作政治口水新聞,多關心政策,但誰要看!」吳宇舒說,以前當學生可以罵媒體,工作之後雖然有些無奈,但她堅持報導「事實」,而且觀點要「平衡」。

【2005/11/09 星報】 @ http://udn.com/


吳宇舒 高中進樂隊 大學出國表演

吳宇舒高中念台中女中,高一進樂隊,分配樂器時,她故意把身高填矮,162縮水成159,沒想到還是逃不掉吹「上低音號」的命運。

光是要發出聲音就很難,吳宇舒說:「練吹嘴就練了一個月!」每天照三餐練習,早上先跑操場6圈,她笑說:「那時候體力超好,可以邊跑邊聊天,現在一定不行!」有一次,樂隊上台北表演,碰上建中學生,有男生對吳宇舒說:「你一定常常請假沒練習!」她只好捲起袖子,指著曬黑的手臂向他們證明。

大學時光,吳宇舒考進師大管樂團,補進空了4年的上低音號缺額。有趣的是考試當天,她重感冒,肺活量超差,吳宇舒笑說:「可能是他們太缺人了吧!」升大二暑假,吳宇舒和團員去韓國參加濟州管樂節表演,她在街上看到很多單眼皮的韓國人,還因此得到一個結論:「雙眼皮的人一定都去當明星了吧!」

【2005/11/09 星報】


吳宇舒 枕邊放玩偶 才能安心入睡

離開台中,吳宇舒獨自在台北打拚,從小習慣床邊有玩偶圍繞,現在「戒不掉」,她笑說:「台中家裡,玩偶大概占了床的一半,來台北之後比較收斂,只放了三分之一」。

小時候吳宇舒很依賴小熊,她會載著小熊騎腳踏車,還會跟它們扮家家酒。大學住學校宿舍,也少不了玩偶的陪伴,不過,吳宇舒沒把家中「元老」帶上台北,因為灰塵太多,她買了一隻新的代替。

吳宇舒喜歡把玩偶排放在枕頭四周,如果出門在外,只有枕頭抱也沒關係,她說:「颱風天住旅館,外面風吹雨打,抱著枕頭睡多有安全感啊!」不過,目前家裡最大的玩偶只有她半個人高,吳宇舒怕買太大隻的玩偶回家「很麻煩」,她開玩笑地說:「就等人家送囉!」

【2005/11/09 星報】 @ http://udn.com/

    全站熱搜

    吳宇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