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問我 "坐上主播台 應該輕鬆多了吧?"
我常常都不知道 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或許應該說  是有苦說不出

從八月三號開始
當我知道要接下綜合台夜線新聞的播報
我就想過 這條路並不好走
平常  我是個政治記者
尤其在現在這種非常時期
壓力很大
好不容易下了班 休個假
卻又變成另一個身分--主播

早上八點半上班
卻在晚上十二點才能離開公司
隔天還是得八點半到
而且通常我會提早來公司看報紙
每天只能睡五個半小時
而且 幾乎等於沒有休假
完全只能靠意志力在撐

每天回到家
睡覺時間都不夠
髒衣服堆積如山
垃圾沒時間倒
朋友約吃飯 遙遙無期
而且已經半年多沒回老家

不過 就算再苦 也只能忍
我知道很多前輩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更何況  當初會決定參加內部主播招考
就表示 這條路  是自己選擇的


真不敢相信 
今天九月四號
這種生活 我撐過了第一個月

可能我不是個容易服輸的人
蠟燭兩頭燒 一定會兩頭空嗎?
我相信 一定有人可以做得到

    全站熱搜

    吳宇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