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節目的意思)的領導好奇的問我:
「你們該不會是國民黨的吧?」

「媒體記者不太有人入黨耶,我們要保持中立啊!」

領導眉飛色舞的說:「我們想入黨還不見得能入呢,有共產黨身份的特別光榮....」
的確,大陸媒體,尤其是央視,很多成員都有共產黨籍,
這種現象,對岸視為理所當然。
聽得我努力想掩飾臉上的三條線,
臺灣老百姓,就算再怎麼瘋政治,會加入政黨的也是少數人啊.....


兩岸環境相差太多,
同樣是新聞媒體,
很多觀念還是不太一樣。

多數大陸主播都是播音系畢業,就直接上主播檯的,
沒跑過新聞,卻很少被罵不專業,
畢竟字字句句都要送審才能播出,誰來播,內容都一樣。
相較之下,台灣主播很少有人沒當過記者。
因為養成訓練中,除了咬字清晰這種基本要求外,
播報主持必須要有觀點、要有新聞敏銳度,才能更上一層。

節目中訪問了一位大學女生,她是禮儀小姐志願者之一。
雖然不是最漂亮,
但是口齒清晰帶著職業表情,
發表意見像是在演講比賽似的,
什麼小問題都能長篇大論,
特別吸引我的注意。

"訓練的苦是應該的,能為祖國盡份心力,是我們一生的榮幸....."
"我在這裡學到了待人處世的道理,校長上的課讓我們一生受用..."

我對她的口才實在由衷佩服,
還真像演講一般有條有理,邏輯清楚。
但我心裡也懷疑,
這些…真的都是她的真心話嗎?

對台灣來說,太官方的說法,
記者不要、觀眾更不喜歡。
當我聽到她就讀播音系時,恍然大悟!
大陸媒體環境影響下,
長期訓練,耳濡目染,
通通都是這套漂亮回答,
否則,可能都被剪掉了。


這次合作的央視,都是大陸一流的人才,
畢竟是對岸最大電視台,
其實有點像台灣以往老三台時代,
薪水高,福利好。
一般中央台記者做個五年就足夠買房買車,
三餐都由公司負責,
因此大家都想進央視,
不管是製作經費、人才素質,
其實都不輸台灣。

只是大陸媒體分工非常細,
記者還分好幾種,
只寫稿的、會過音的、能出鏡的、能現場連線的,
哪像我們,其中一項不會就等著被淘汰。
同樣的"兩岸看奧運"節目,
央視出動大批人馬,
相較於東森"班底"--其實也就我跟攝影兩個人,
效率之高,讓對岸同業不可思議。

的確,
畢竟台灣是華人地區,媒體最自由的地方,
競爭太激烈,每個台灣記者能力都很強。
但也因為競爭激烈,
台灣新聞就只守著我們這個小島,
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打獨家。
大陸媒體就算封閉,
人家可是有很多國際新聞,
包括台灣的報導在內,
比我們還有國際觀。

每次出差回來,都深深覺得自己的渺小。
我們習慣關心周圍的人事物,
以為電視上、網路上、PTT上,看到的就是全世界。

真的,我們的視野都太小,心胸也太小了。

    全站熱搜

    吳宇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