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坐在中間閉著眼睛的就是我。
我們竟然在會客室化起妝來!
我坐在沙發扶手,
彩妝師得站在椅子上,
構成這幅奇特的景象。

會這麼克難,都是因為馬總統要來啦!
維安考量,梳妝室要清空到總統來為止。
我再等下去就要素顏上陣了,
只好把隨扈趕出會客室,先化再說。

後來想想,這還不是我最克難的一次:




三年前的這個廣告,
可是在二二八公園的路邊化妝的!!!
我坐在凳子上,
化妝品和用具全攤在地上,
從早上六點多,化到八點的上班時間,
每個從捷運站出來的路人,都盯著我們看。(那時還沒什麼知名度)
沒有鏡子、沒有化粧燈,照樣搞定!



不過,這種克難經驗,還是別太多得好!

    全站熱搜

    吳宇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