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嚴重,也死不了,
但也真的是夠煩人。
我討厭當鼻子紅紅的麋鹿。
哪家面紙最柔軟?問我就知道。
面紙已經變成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
早上起來就一定會流鼻水;
天氣變化大,也會流鼻水;
空氣太差了,鼻水流更慘;
嚴重起來,眼淚鼻涕一起流,
不知道的人可能會以為我在哭吧。


印象最深的是在高中聯考那一天。

我一心要上第一志願,
最沒把握的,就是自然科。
偏偏那天下午,忘了把面紙放進口袋。
一邊算著最討厭的理化,
卻有一半的腦筋在想著鼻涕。

(我的鼻涕快滴到考卷上了.....)
(是不是可以跟監考老師借面紙?)
(還是趕快把考卷寫完!吸~~~)

心裡的OS多到,沒有多餘意識算答案。
(我要面紙!!!!!!!!!!!!!!!!!!)
(受不了啦!!!!!!!!!!!!!!!!!!)

神奇的是,
最後自然科,是我唯一考滿分的科目,
順利穿上綠制服!
感謝鼻涕神保佑!!!



哪天播新聞如果看到我鼻子紅紅,
可能就是剛打完噴嚏,別笑我啊!

    全站熱搜

    吳宇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2) 人氣()